布尔钱包团队首席科学家杨勇回国创业,寻找“中国梦”

曾经拥有年收入逾百万的产品项目,有着令人羡慕的前途,不过因为对创业的热爱,他前往美国加州考虑落脚深耕,开起海外创业模式。但如今,他却毅然选择放弃一切,受朋友之邀回到成都创业,虽不算是名流人物,但他的故事也许对我们观察中美关系和中国人才,提供了另一个精彩视角。

他叫杨勇,是成都布林布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,首席科学家。团队目前开发了布尔钱包产品——基于比特币提供加密数字资产管理服务。

杨勇和儿子在谷歌园区留影

早年在贵州大学计算机系就读时,杨勇就是学校的名人——在同学从家里拿生活费时,杨勇已经月入过万,其打造的信息资讯门户收入不菲,成为杨勇计算机技术才华展现的开始。

连续创业者,杨勇也曾有过美国硅谷梦,一度去到美国准备定居置业,但如今选择回国再度创业,他怎样评价中美水平差异?

放弃留美机会,一张机票回国创业

杨勇一度有机会留在美国,带着自己对乔布斯、马斯克的致敬,在他们生活的加州开启工作生涯。他是中美关系的见证者。

中美贸易战深切影响全球经济,在中美谈判按照预定路线稳步推进时,美国却频繁使用特别招数向中国施压。

特别是两地民间交流也收到了影响。美国国际教育协会发布2019年度《开放门户报告》(Opendoors),数据显示,2018到2019年度,中国继续成为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,但是受签证等问题的影响,中美赴美留学人数的增长率创下十年新低。

许多的中国科研人员,不得不在新变化中,重新审视美国的工作和创业环境。多年前,他们因抱着对美国创业热土的憧憬,踏上这边土地寻找梦想,如今他们会如何回应祖国大陆的召唤?

杨勇,是最终选择回到中国的科研人员之一,也许他是其中最具典型意义的一个代表。从加州硅谷,到四川成都,他身边一度充斥着许多的质疑——加州硅谷是全球创业者公认的科技殿堂,但它如今还比中国所有一线城市都要好吗?

抱着儿子站在谷歌楼下的心潮澎湃,敌不过对未来华人际遇的担忧,杨勇追随中国舞动的浪潮,做出影响自己下半辈子的关键选择。

谷歌工作园区

回到新一线城市成都创业的杨勇,面对我们的提问,给出了自己否定的答案。

为什么回国创业

11月初,是杨勇的“至暗时刻”。特别是国外友人的劝告,还有国内重新安置家人的压力,创业产品的打磨苦功,都似乎印证着“中不如美”。

但同在11月,在中国上海,另一件事也赢得世人瞩目。上海举行的“进博会”成为一扇有关全球消费趋势洞察的窗口。

在来自全球种类繁多的商品中,许多人也注意到许多科技展台的身影,他们代表着未来中国智慧的巨大增量科技服务市场。

杨勇知道,随着科研成果的逐步落地实施,许多新技术正在改变普通人的生活,这催生市场发生更快速细分的精准转变。

论创业速度,产业扶持,地方服务,杨勇认为“美不如中”。

美国旧金山

杨勇选择的创业方向是数据安全,随着大数据技术的成熟和5G商用的普及,结合区块链技术的数据加密安全开始有了巨大的市场红利机会。

杨勇与之前合作的朋友一起,在成都创立了公司,招募团队开始进行数字安全钱包产品的开发。

他不会想到,早在5年前,同学会上的一席话最终成为杨勇回归创业的重要原因——好朋友告诉他,如果没有中国创立企业的勇气,即便成为海外的博士,也无法真正成就你。

5年后,肩负着家庭重担的杨勇,带着儿子开车巡游,完成对加州硅谷最后的“瞻视”,启程回到重庆老家,并最终决定成为一名“蓉漂”。

杨勇周末教儿子游泳

成为蓉漂,公司竟来了许多“老外”

选择成都,因杨勇家在西南——老家重庆,曾在贵阳上学(贵州大学),成都是两者的中点,杨勇选择在这里落脚。选择成都,杨勇并不感觉创业孤独——2018年末,成都常住人口已突破1633万大关,而其中,蓉漂一族的数量就占据了超37.2%。

创业之初,杨勇无暇顾及几岁的儿子,交给其母亲照顾,周末则选择乘坐动车往返川贵两地。因为创业选择面紧贴大势,杨勇所在的团队有不少俄罗斯“美女”坐阵。业务涉及海内外。

相比曾心之向往的美国,杨勇认为两地最大的不同,是成都比美国更接地气,对创新的容纳空间更好,尤其体现在地方的种种扶持政策。

“还有,我有一个中国胃。“比起美国文化的快餐饮食流派,杨勇显然更钟意中国地方菜系,特别是重油辣的巴蜀风味。

来到成都,参加各种技术沙龙,杨勇和合伙人都发现,成都创业社交圈中,有不少归国的“老外”,他们都是中国人,曾因留学或赴美投资置业前往北美寻找梦想,如今毅然回国,铸就自己的“中国梦”。

从去年开始,众多城市先后出台了人才引进政策。成都尤其重视——45岁以内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毕业生凭毕业证落户成都,并可免费入住青年人才驿站。成都的人才政策是既瞄准高端,实现行业的领军和突破,需要有技能的人才来调结构促发展,体现包容并蓄的成都城市文化。

比如,杨勇来成都,就被大家教会了“打麻将”。技术科研的闷闷不乐,与打麻将时的生疏劲,让画面难免有些违和。不过,这正是国外没有的中国“味道”。

杨勇和成都朋友们聚会

杨勇是这两年来蓉人才的几十万中的一员。

为梦想上色,不悔“中国梦”

中国的根,中国的梦,中国的人。

虽有许多困难,但杨勇对所做事情信心十足,“我们会继续补充高素质技术人才,希望用技术而不是概念去赢得市场的尊重”,杨勇说。

的确,过去的共享单车带来的一堆共享模式,概念过去,多半一地鸡毛,中国创业者在全球创业者眼中,也成为背负“商业概念”的娱乐派。

但如今,无数中国科研人员,也正用踏实专一的技术研究和探索,证明中国人并非只会做模式设计,商业包装,我们也需要在技术底层做从下往上的创新。

技术创新理论是由熊彼特最早在《经济发展理论》一文中提出,它如今在中国开花——从5G科技到生物制药,从基因工程到重工装备,从航空航天到海洋科考,中国创新正以技术傲视全球。

如今,大批中国商品和服务出口走进美国。杨勇说,也许这是另一种再次踏实美国的路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